邮轮会旗下,企业培训/股权激励/创投交流服务平台。

邮轮会

热门关键词:  出发港口   股权激励   培训宝典

科技交汇极点-光刻机败局内幕

来源:ceo在线教育ceoword.com 作者:太平洋rrti.cn 时间: 浏览:
[ 导读 ] 日本是一个喜欢画面感的民族。 从浮世绘、歌舞伎,到茶道、花道,到活着就是为了打篮球的《灌篮高手》、所到之处尸横遍野的《柯南》,总之,一哭二闹三上悠亚的日本,就是比四书五经六小龄童的天朝更讲究排面儿。 1941年冬天,日本飞机从云层中俯冲下来,直

日本是一个喜欢“画面感”的民族。
 
从浮世绘、歌舞伎,到茶道、花道,到活着就是为了打篮球的《灌篮高手》、所到之处尸横遍野的《柯南》,总之,一哭二闹三上悠亚的日本,就是比四书五经六小龄童的天朝更讲究“排面儿”。
 
1941年冬天,日本飞机从云层中俯冲下来,直扑夏威夷的珍珠港。
 
很多美国军机的折翼都没来得及展开,就被按在机场的地面上摩擦,直接变成折翼天使,排面儿太美,不忍直视。直到今天,这都是行为艺术史上不可抹去的一笔。
 
干这事儿,日本海军司令山本五十六内心其实是一万个草泥马的。他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在灯塔国实打实生活过。
 
“主张和美国作战的,可以说是不了解美国的实力。美国生产力异常强大,海军官兵的行动也非常敏捷。我是军人,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我也会与美国作战。但是,我们尽最大努力恐怕也只能打上半年。”
 
这是山本开战前的原话。
 
果然,半年之后,中途岛一战,美国开始全面反攻。
 
那时候的美国究竟强在哪儿呢?
 
二战前,日本的工业产值占世界的3.8%,美国工业产值占世界的38.7%,底特律一条街的汽车比全日本的日车都多。
 
二战爆发后,美国迅速把全国的工业能力转向武器制造,从1941年到1943年,美军坦克产量从4052辆飙升到29497辆,翻了五倍。二战期间,美国造出了262524架飞机,在整体质量比日本高N个等级的情况下,数量还超过日本和德国的总和。
 
这些飞机坦克,美国还不是自己用的,而是给英国、法国、北非战场、中国战场整个反法西斯战线一起用,还绰绰有余的。日本投降,二战结束时,美国突然不用造飞机坦克了,干得正起劲的工人们还颇有些失落:建国200年都没这么好的工厂效益,这咋还不打了呢?
 

美国兵工厂的那种感觉,恐怕只有现在中国的口罩厂能够体会了。

二战期间在工厂里造炮弹的美国大姐

注意了,节目开始了!这段历史隐含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美国在战前生产的都是民用汽车,为啥变魔术似的说生产坦克就能生产坦克,还能毫无鸭力地运到亚非欧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当时的美国拥有一个非常发达的“工业基础系统”,从四通八达的公路铁路海运网络,到上下游完整的生产线。这就像有了地基,你既可以在上面盖炮房,也可以在上面盖炮楼。这也称为“基建”(基础建设),是能够制造生产力的生产力。
 
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生产力的生产力叫“基建”。
 
当时的美国可以一脸坏笑,对已经被打得和月球表面一样的中国说:基建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
 
八十年过去了,我们终于有了史上最强的基建,公路遍布各村,高速公路遍布各市,高铁遍布各省,西电东送南水北调。美国人一偷懒,勤劳的我们就在东南沿海建起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工业分工体系。珍珠奶茶方便面,火锅米饭大盘鸡,床单被罩安全套,螺丝螺母电路板,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出来的。
 
壮哉天朝,前途大好,这盛世如你所愿。。。
 
然而历史是个老司机,总是在你不经意间一个急转弯,冲上秋名山。
 
“计算机”这家伙,本来只是在战争中用来计算弹道的无名小卒,没想到二战后飞入寻常百姓家。这下事情朝着奇怪的方向去了:人手一部的计算机生生在现实世界之外制造出了一个“平行世界”——互联网。
 
在互联网里,什么山川河流大海国境线之类的阻隔全都被抹平了,人和人之间交流的唯一障碍只剩下文化和语言。正如1987年中国发出的第一封电子邮件里写的那样:越过长城,走向世界。(别笑,这是原话。)
 
这个平行世界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开辟了“第二战场”,而且像个泡泡一样越长越大,渐渐地人们抱着电脑手机,每天分配在上面的时间越来越多。第二战场的“战事”都快超过第一战场了,大有小三上位之势。
1995年,美国人抢购 Windows95
到了2020年,甄嬛眼看就要逼宫皇后,人们忽然发现一个要命的事实:为物理世界所做的基建已经成百上千年,为平行世界所做的基建才刚刚上路。
 
平行世界需要基建咩?既然是计算机创造出来的世界,最重要的基建之一当然就是——计算力。
 
从“计算力”的视角看这个操蛋的世界,你瞬间就像有了一副透视眼镜,能立刻读懂各个玩家的“底牌”。
 

接下来,中哥就带你重温一下这些紧张刺激干净卫生的“计算力里程碑”。

 

(一)一场“世纪大交易”

电影里,主人公动不动就和魔鬼做交易。现实世界没有魔鬼,只有美帝,我们只能和美帝做交易。

 
计算力的第一个里程碑:90年代引进西方的芯片、PC和操作系统。
 
人们经常会犯一个错误,那就是把现在的问题简单归罪于过去的某个选择。
 
有关计算力,一个流传很广的判断就是:现在我们在芯片上落后于美国,就是因为当年选择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策略。导致我们大量进口芯片,养肥了 intel,自己的芯片产业却被彻底摧毁。
 
这也是现在很多人骂联想“美帝良心”的逻辑出发点。目测现在装满美国芯片的小米手机也有这个趋势。。。
 
骂得倒没什么不对,中哥不抬杠。不过我很好奇:退回到过去,如果我们真的能闭关锁国,美帝的芯片一颗都不允许进来,我们的历史会怎样发展呢?
 

有一点可能大概率发生,那就是“全中国人用到高性能的个人电脑”这件事很可能推迟十年或者更多。我们用的操作系统也大概可以参考朝鲜的红星操作系统。(当然,红星系统也挺漂亮。)

我突然想到了雷军的故事。

 
当年雷军加入金山,和求伯君他们一起,完全靠自主研发,搞出了中国人引以为傲的 WPS。求伯君出席发布会都穿中山装,说:“中国人不能没有自己的衣服,也不能没有自己的软件。”
 

后来怎么样了呢?90年代在和微软 Office 的交锋中一败涂地。那时候,正版 WPS 480元,正版 Office 97元,盗版 Office 5元。就算 WPS 的盗版也卖五块,可是上百个“国产司机”研发的 WPS 当然不如几千“美国车神”研究的 Office 好用。老百姓们安装盗版盘的时候,可就把民族精神什么地抛在脑后了,哪个香就装哪个。。。

1997年,同场竞技的 WPS 和 Word

也许正是这段经历,让雷军明白了:“民族精神是要有,但前提是要活到下一集。”于是在小米的创业过程中,他肯定不愿意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别管小米手机里现在有多少美国芯片,起码小米活得还很好,所谓君子报国,十年不晚。

 
有人会说,我们宁可用“红星OS”,也要在芯片上争口气!假如国家强制支持国产芯片,电脑不好用,我们就不上网,不玩游戏不就得了,每天跳皮筋捉迷藏一样开心, 还能锻炼身体。这样忍一忍,不就忍成芯片强国了吗?
 
然而,这世界是个蝴蝶效应的系统,你改了初试设定,后面一定会引发连锁反应。
 
当年如果排斥美国芯片,代价很可能是:我们一直无法使用国际上最先进的芯片,基于芯片的软件发展也会随之被拖慢,中国互联网人口的增长会减速,于是,中国计算力的第二座里程碑很可能会被推迟。
 
计算力的第二座里程碑:“云计算”的创世。
 
这里有个很有趣的知识点:翻开历史,中国旧基建是由国家主导建设的,而新基建的历史却是由民企书写的序章。
 

说到云计算的创世,大概绕不过阿里云。

阿里这么伟大的吗?

 
并没有。其实不用避讳,民营企业,主要就是奔着挣钱去的。什么科技向善、实业报国,其实都是挣钱的副产品。有当然更好,没有也行。
 
中哥在《大数据时代的狗》那篇文章里写过,2008年,王坚博士被挖到阿里巴巴,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一套大数据分析系统。大数据分析的目的,说白了就是要把商品更精准地推送给剁手党,让他们花更多的钱买买买。
 

大数据分析系统,在当时基本属于计算机应用科学王冠上的明珠。

大数据系统必须跑在云计算上,所以这个王冠就是云计算。

 
说到这,岔出去讲几句。其实在当时,最有希望夺下云计算王冠的是百度。百度出于广告业务的需要,比阿里更早地研发出了一套云计算系统。只是百度觉得,云计算系统只是个“基建”,只有个地基就拿出去卖钱,那不是奸商么?得在上面盖好楼盘再卖啊!百度所谓的“楼盘”,就是基于云计算的人工智能。
 
于是百度执拗地开始研究人工智能,一错神的机会,阿里云冲了出去,再一错神,连腾讯云都冲出去了。
 
犹豫就会败北,百度只能假装看不见,咬牙继续盖楼。万万没想到,这个楼是真费钱啊,才盖到一半儿,封顶无望,钱都快花光了,怎么办?老本行“竞价排名”那还能搞出来点钱不?什么?不能?不能也得能!!!
 
于是,技术实力最强且不想做奸商的百度却阴差阳错成为了公众眼里最奸商的奸商,简直就是奸商本商。。。
 
扯远了,说回阿里云。
 
其实阿里云的创立者王坚几乎就要复刻百度的命运——阿里云盖到一半儿,也没钱了。不仅没钱了,连人都跑光了。
 
当时阿里云员工的感觉,就像是1934年一个毛头小伙子刚刚满怀信心入了党,结果党中央要战略转移,开始爬雪山过草地地长征。如果不是最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肯定是经历不住这种考验的。。。
 
幸亏啊,幸亏,幸亏马云爸爸在全体大会上稳住阵脚:“我一年给阿里云投10亿,投上10年,到时候再看!”
 

实际上,王坚博士喊了五年的信仰,最后是被马云花10亿给捞回来的

所以中哥一直说,抛开金钱谈信仰,就是耍流氓。(马爸爸退休之前的“福报论”不就是抛开金钱谈信仰么。。。)

 
阿里云这群疯子死去活来一折腾,客观上却给全中国建立起来一个云计算的底座。
 
当然,如果说中国的云计算底座仅仅有阿里云是不客观的。应该这样说:在中国最大的云计算底座阿里云的鼓舞下,一众大公司和创业者都开始坚信“云计算”这条道路,敢于把命运赌在其上。(用人话说就是,阿里看到钱了,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于是,众人拾柴。
 
腾讯云、UCloud、金山云、百度云、华为云、电信天翼云这一众英雄冲出历史的尘埃,踩着更多如今已经湮灭在时光洪流中成千上万的云计算厂商的尸骸,杀了出来。
 
直到这时,他们才顾得上喘口气,回望太平洋对岸。
 

亚马逊的 AWS,微软的 Azure,谷歌 Google Cloud 形成美帝的云计算基础设施,开始全球扩张,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中国云计算企业拍马赶到战场——最先起跑的阿里云,还有很早就出海的 UCloud,还有靠游戏碾压世界的腾讯,还有在2000年左右就完成国际化的华为,都迅速顶住美国云计算厂商的进攻,在世界棋盘上圈住属于自己的地盘。

这个是2016年全球三大云计算厂商计算中心的世界分布。黑色的点位是阿里云。

了解了以上,我们再来回看中国计算力的历史,来路就很清晰了。

 
如果不是当年借助美帝的芯片让 PC 在中国普通家庭里快速普及,就不会有上亿的互联网人口,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网购、游戏玩家和内容消费者,如此,阿里巴巴也就不会有冲动去建立大数据分析系统,阿里云在2008年创世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在这一波美国云计算公司的全球扩张浪潮中,我们很可能又签个《辛丑条约》之类的。
 
条约一签,再想翻身有多难,可以参考1900年。
 
回到我们的话题,总结成一句话应该是: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用芯片的代价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换回了世界顶级的计算力基础设施——云计算。
 
你会说,那芯片这一课我们就永远补不上了吗?
 
别急,故事还在继续。
 

(一)一场“世纪大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