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轮会旗下,企业培训/股权激励/创投交流服务平台。

邮轮会

热门关键词:  出发港口   股权激励   培训宝典

为什么必须要跟中国建交?所国总理声明(好文才)

来源:互联网 作者:秩名 时间: 浏览:
[ 导读 ] 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声明 所罗门群岛的同胞们,自我国1978年获得独立以来,为了子孙后代和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为了开辟通往实现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和持久和平的道路,我们经受了诸多考验。 前辈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加上与本地利
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声明
所罗门群岛的同胞们,自我国1978年获得独立以来,为了子孙后代和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为了开辟通往实现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和持久和平的道路,我们经受了诸多考验。
前辈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加上与本地利益攸关人士的不懈努力以及国际发展伙伴的支持,我国在部分经济领域、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提供方面取得了坚实成果,但国家开发和可持续发展的大部分目标尚未完全实现。
长期以来,我国容易遭受自然灾害、经济冲击,出现政治和社会不稳定,这些代表了我们在实现国家民族文化多样和谐道路上的诸多根本挑战。而唯有战胜它们,我们才能摆脱对外依赖的枷锁并实现经济的自给自足。
我谨代表我的家人和民主进步执政联盟(DCGA)全体成员,向台湾在过去36年里向所罗门群岛给予的支持表示衷心感谢。台湾是所罗门群岛的长期朋友和发展伙伴,曾在我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同我们站在一起。我们的感谢不会因“断交”而改变。
所罗门群岛的同胞们,外交关系是基于共同的价值观、相互尊重和各自的国家利益。就这方面而言,我们在过去36年里回报了台湾的支持。我们向台湾提供海洋资源,并曾在联合国里“支持台湾作为独立主权国家的自决权”,尽管这让我们站在了176个联合国成员国的对立面上。
不幸的是,我们过去36年在联合国的努力被证明是白费力气,如果继续下去,也将是继续白费力气。基于《联合国宪章》的国际法规定,各国之间尊重领土主权完整、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
此外,台湾的民主制度主要由两大党组成,即支持同中国大陆统一的国民党和支持独立的民进党。2020年1月,台湾将再次举行大选,此时做出符合所罗门群岛长期发展利益的决定是最明智的,以免当有一天台湾通过民主方式决定与中国大陆统一时,所将无所适从。
当今世界上,除了16个不发达国家,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遵守2758号决议,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少数小国反对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决定,究竟代表了谁的利益?
在这个问题上,所罗门群岛无法替其他国家回答,但会用最合适的方式来维护自己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这就是内阁集体决定任命一个跨党派工作组来调查和确认一个中国原则的相关事实情况,同时要求外交贸易部就同台湾的“外交关系”提供一份审查报告。
两份报告同时肯定,尽管我们不否认同台湾的长期友好关系,所罗门群岛的未来稳定性和福祉,有赖于同有助于促进所国家利益发展的国际伙伴进行接触,同时自身也要不断拓展机遇、健全机制、有效管理资源、加强团结,以追求和平、繁荣与进步,更好地实现国家利益。
与此同时,美国有意搅局,近期重申支持所罗门群岛的发展与建设,致力于在所设立使馆并向 “国家交通核心倡议”提供资助。但美方宣称有关支持和资助不以所作出的外交决定结果为条件,同时尊重所方的一切外交决定。
对于美国副总统致函邀请所政府代表在联大期间讨论美方援助问题一事,所方已欣然接受,但对美方提出推迟就一个中国原则作决定的要求,所方并未作出任何承诺,只表示会予以考虑而已。
根据最近媒体的报道,美国副总统彭斯曲解了所美两国通过口头和书面方式达成的有关谅解,对此所方深表失望。我期待不久同彭斯副总统会面,进一步加强两国的双边关系。我乐观地认为,鉴于所美两国自1942年以来一直保持历史性的关系,双方完全可以解决存在的误解。
尽管很多人误以为是仓促的决定,但所罗门群岛的人民和民主进步联盟党政府是在充分权衡利弊、时机等因素后,最终作出的决定。作为“百日新政”的重点,所罗门群岛民主进步联盟党自执政起,就宣布将重新审视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并在对一个中国原则进行评估后作出决定。
这就是过去几个月以来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在决策和行动过程中,采取了比其他政府更为透明的方式。作为一个代表人民的政府,我们必须就此问题作出决定。
在过去几个月里,所政府一直就一个中国原则进行调查和研究,期间让国际社会,特别是台湾、中国大陆和我们的传统伙伴充满疑虑。因此,关于一个中国原则的决定不能继续久拖不决,否则将有损所国际信誉,因为别国可能认为所罗门群岛政府试图通过拖延决意来左右逢源、四面邀功,而这实际上与所方一贯奉行的“广交友”政策相悖。
未来一个月里,所政府将制定2020年度预算。下周我还将出席联大并发言。因此,我们必须尽快作出决定以规划好《2020年国家发展重点》,同时维护我们在国际上良好的形象。
我需要明确指出,内阁作出承认联合国1971年2758号决议的决定,要求我们断绝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但并非断绝双方人文交流、贸易和投资往来。只要台湾和所罗门群岛继续存在于地球,上述往来就将继续。
所罗门群岛政府将继续支持台湾在我国进行投资,这些投资有权享受我国法律赋予的保护和激励政策。我们将鼓励更多台湾投资者来此投资,尽管在过去36年里他们并未表现出多少积极性。台湾的“投资”一直以来体现在政府和政治利益层面。我们欢迎台湾派遣民间团体来所进行文化交流。这些交流不会受到“断交”的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台湾因不满所罗门按照国际法处理外交关系的决定,未经公告,就先宣布断绝与所罗门群岛的“外交关系”。甚至没有安排一个合适的告别仪式,台湾就立即从我国撤离了外交和技术人员。
我国人民必须理解的一个国际法上的重点是,台湾不是一个被联合国所承认的国家,在国际法上没有资格同世界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所罗门群岛作出的“断交”决定因此符合国际法。
而只要我们的决定符合国际法,所罗门群岛就不会沦为外国政治势力满足自身狭隘地缘政治利益的工具。作为总理,我决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们深爱的国家。所罗门群岛不是一个政治足球,不会在联合国里被缺乏信誉的国际利益集团用来达成其自身狭隘的政治或地缘利益。
就这一点而言,我们非常感谢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所秉持的立场,即尊重我们依照国际法所做出的主权决定。而任何外国势力采取的其他任何立场,都不会得到所罗门群岛的尊重。
有人质疑我不参加今年联大辩论的决定。任何头脑清醒的人,只要思想不被肮脏的政治所玷污,都会赞赏这一决定。政府刚刚作出了一个重大的政治决定,而我有责任确保整个国家赞同这一决定。可能会有人问以下几个问题:
一、你能保证所罗门群岛人民不会陷入“债务陷阱”么?
首先要明确一点,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关系正常化,并没有附加任何条件要求我们立即向中方贷款。我们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如果不得不贷款,也将以负责任的方式进行,例如确保我们处于一个有能力偿还到期债务的地位。
而贷款也将仅仅用于明确的经济驱动型项目或工程。此外,就国际法而言,我们也没有义务或责任借贷,我们仅会在有必要且符合利益时才考虑进行贷款。
二、你能保证所罗门群岛的人民准备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么?
就像任何外交关系,一个国家通常是基于自信和互信来决定其外交关系,我们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也不例外。在党团和内阁作出承认一个中国原则的原则之后,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进程也已经开启。
内阁批准了建立两国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草案,这一文件将在北京由所罗门群岛外交部长和中国外交部部长签署生效。文件签署将开启一系列产业技术合作磋商,指导我们与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交往。
中国政府保证接管并完善我们与台湾技术合作协议框架下的所有项目,首先将确保本学期结束后立即安排所在台学生转学至大陆高校就读。
所罗门群岛长期闭门造车,但国家发展问题亟待解决。而孤立一个有能力和意愿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帮助广大发展中及最不发达国家的全球伙伴,对于所罗门群岛而言是不负责任的。
过去40年里,包括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的36年,我们作为一个国家一直苦苦挣扎。独立后头20年里,我们国家几乎崩溃,其中一个尤为重要原因就是首都霍尼亚拉之外的地区缺少发展机会。
政府在后冲突时代聚焦法律与秩序、良治,以及反腐败的发展战略受到欢迎,但若没有大型基础设施开发项目为农村地区创造机会,我们的国家仍立足不稳。
我们需要所有的发展伙伴帮助所实现发展目标。但自独立以来,中国和美国都没有成为我们发展目标的积极合作伙伴。前者是因为我们承认台湾,而联合国裁定其为中国的一个省。这一立场使我们无法从中国有能力和意愿提供的潜在援助中获益。
我们欢迎美国加强与所罗门群岛接触的意愿,但美表达意愿的时机让人怀疑其是否真诚。这也是为什么美方的立场被广泛解读为,只有我们不同台湾“断交”,才能获得美方的援助。
所罗门是主权国家,绝不能允许自身被他国用来达成其狭隘的国际政治议程。这是不可接受的。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报告提出了一系列为避免再次发生冲突,我们国家必须解决的重要问题。而中国表示愿意应我们的请求就有关问题提供援助。
我们相信“广交友,不树敌”政策让我们有更多空间结交更多朋友,相信同中国建交能帮助我们达成部分发展目标。建交后,我们可以直接同中国做生意而非通过中间商,营商便利程度将大大提高,做生意的成本将更低、效率更高。
根据所罗门中央银行(CBSI)报告,2018年中所贸易总额为20亿所币,中国是所最大单一贸易伙伴,超过所有其他伙伴的贸易总和。同期所台贸易额为1.42亿所币,与中国相比微不足道。
此外,所罗门群岛将极大受益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由此带来的大量基础设施开发,将直接促进我们城市和农村地区经济发展。
在同中国的新关系中,所罗门群岛必将获得我们民族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利益。
最后,我敦促所罗门群岛人民超越意识形态分歧,发掘同中国新的外交关系给我们国家带来的巨大潜力。 政府作出这一决定是经民选进入第11届议会的民主进步执政联盟所有议员一致同意的结果,是以公开透明方式在党团会议上作出的集体决定。因此,在现阶段,任何围绕着这一外交决定的公开讨论也都是公开透明的。
我呼吁所罗门群岛这个伟大国家的所有守法公民停止相互指责,在我们建立新友谊的前进道路上开启对话。
总而言之,我们有能力为国家和人民带来积极的改变。

 

愿上帝保佑所罗门群岛。